中本聪_悬念再起!比特币发明人中本聪:那个澳大利亚大叔不是我 Nakamoto _ suspense renewed! Bitcoin inventor Ben Cong the Australian uncle is not me-女子泳池拍水溺亡

 悬念再起!比特币发明人中本聪:那个澳大利亚大叔不是我 关于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新的剧情今天再次出现,而且极具反转性。真正的“中本聪”在比特币发展讨论的邮件列表中表态: “我不是克雷格·怀特。我们每个人都是中本聪(I am not Craig Wright. We are all Satoshi)。” 由于发布声明的账号关联的邮箱‘satoshin@vistomail.com’,正是2009年比特币刚诞生的时候“中本聪”用来发布白皮书所用的,“中本聪”也曾不止一次在这个位置公布重要信息,所以这则消息自然也就是出自真正的“中本聪”之口了。 这不禁让人回想起了被美国记者确认为真的“中本聪”的那位日籍美国人,故事最终的结局就是“中本聪”本人站出来否认。但明显这次的事件同样不会因为“中本聪”的否认而告一段落,因为Wright被怀疑是“中本聪”的过程中实在太多疑问。 所以说,已经可以断定Wright 是个骗子? 在Wired报道中,作者Greenberg和Gwern Branwen就明确表示: “最有可能的是两种情况:要么就是Wright发明了比特币,要么就是一个手段和心计都极其高明的恶作剧玩家,很成功的让我们怀疑他是‘中本聪’。” 既然现在真正的“中本聪”说Wright不是他,那么能否直接得出他就是个骗子的结论呢?倒也未必,从“中本聪”的表态中我们就能够管中窥豹。 越来越接近真相,或许中本聪是一群人 被认成“中本聪”的日籍美国人的全名是“多利安·普伦蒂斯·中本聪”,当时“中本聪”那次相似的表态全文为“多力安不是我。”对比之下这次的表态却明显多了一句“我们都是中本聪”。仔细思考一下,这一句话的内容就不得了。 就算有很多证据能够说明Wright不是中本聪,但Wright和其朋友内含110万个比特币的信托基金的来源实在无法轻易解释。而且“我们”这两个字似乎已经暗示了“中本聪”并不只是一个人。 当然一个人想保守秘密已经非常困难的,如果“中本聪”是一个群体的话,最大而且关键的问题就是如何能够将一个大秘密隐藏足足7年。更有意思的是,Wright在被曝光之后就开启了隐身状态,就连澳洲的税务局也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当然也有可能是已经被抓起来了) 我们究竟需要“中本聪”么? 抛开比特币的去中心化不提,究竟“中本聪”的存在对于比特币有什么意义?在TechCrunch的报道中,他们甚至拿Linux来进行类比:“Linux的创始人Linus Torvalds并不是第一个使用开源代码的人,但这个市场就是需要一个起源的故事,但关键在于这种技术能够让你不必再花费大量资金去租用专业服务器,而是使用自己的电脑作为服务器” 康奈尔大学的教授Emin Gün Sirer就表示: “最为重要的是中本聪带来了什么。我们的银行架构非常陈旧,从千年虫问题爆发以来基本没有改进。整个金融系统中也没有什么透明度和可供审计性可言。 零售银行业从1959年到最近几年还有一些比较珍贵的小进步。直到今天,银行还是通过差劲的方式管理我们的资金。当然我不会肯定像比特币一样的虚拟货币就是终极解决方案,或者是对现在可能的方案进行对比。 比特币并不能扩展到全球,即便考虑它最近一些计划中的提升,而且它在安全方面还有很大的难度需要挑战。但‘中本聪’和他的一些前辈,还是带来了一些全新的技术思路,能够应用在我们的全球社会中。 有责任的媒体应该放下对于“中本聪”这个人的追踪,而是更加的去关注技术和其影响。这才是我们实际上需要做的。” 别找了,就让“中本聪”消失在历史里吧! 在7年无数次的尝试中,每次对于“中本聪”真身的追寻只会引出更多的疑问和不确定。没错,这个问题终究一天会得到答案,也许那时这个问题也已经不再重要。但有一点不会改变: 比特币还是一个大众都可以使用的‘工具’,它并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Renewed suspense! Bitcoin inventor Ben Cong: the Australian uncle is not me   About bitcoin founder Nakamoto So, the…

Read More

[手镯事件成功和解]_手镯事件成功和解,经得起“五问”吗?-章莹颖案告破

记者从云南省瑞丽宝玉石协会获悉,经过协商摔断售价30万元(人名币,下同)后晕倒的游客费女士与商家于17日达成赔偿协议,最终以17万的价格进行赔偿,费女士承担70%责任,商家承担30%责任。(7月19日中新网)   试戴30万玉镯不小心摔断,成功和解后费女士承担70%责任,是否公平,不妨看看这是否经得起“五问”。 首先,该店家是否做到了明码标价?从报道上看,费女士根本不知道自己所试戴的玉镯售价为30万元,如果她知道了,肯定不会去试戴,或者会小心翼翼地试戴。然而,现实是费女士“左手夹着包,右手夹着雨伞”地试戴。显然,费女士确实不知该玉镯的真实价格。可见,该店家或没有做到明码标价,或明码标价后没有在“显著位置”让消费者知晓。这显然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相关规定不符,没有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该店家要对其负责。   其次,该店家是否存在“商业碰瓷”?报道说,事发时,店员在给一批手镯换包装,“手镯就放在柜台上,该女子走过时把一只手镯戴到手上试”。须知,这么贵重的东西随便放在柜台上,属于放置不当;且手镯属于易碎品,却没有采取任何安全保护措施,属于保管不当。在“两不当”的前提下,让费女士伸手就能试戴,导致玉镯被摔断,这容易让人感觉该店家是在诱导消费者上当,若果真如此,这跟社会上“碰瓷”没啥两样;如果说有,那就是典型的“商业碰瓷”。 第三,该店家是否未履行告知义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明确规定,经营者有告知的义务,保障消费者公平消费。按理说,在费女士试戴玉镯时,店员理应提醒该玉镯是易碎品,要小心试戴,并提供正确的试戴方法,同时提供试戴的安全场所,确保玉镯的安全。可现实中店员并没有做到这些,该店家理应为自己未履行告知义务而承担部分责任。   第四,该店家是否“狮子大开口”?当地瑞丽市宝玉石协会评估专业委员会评估该玉镯市场价值人民币18万元,如果由第三方评估,该玉镯市价可能要低些。特别是18万元的玉镯估价却要喊出售价30万元,是否存在“虚假标价”,“狮子大开口”?从而导致索赔也是“天价索赔”呢?毕竟,曾有报道说,平顶山市民李某在试戴一标价为40万的翡翠手镯过程中,不慎将手镯滑落打碎摔成4段,法院判决李某赔偿原告16800元。40万元手镯赔16800元。而今,费女士要承担70%责任,如果按照17万元赔偿,费女士的赔偿超过了10万元,这是不是“天价索赔”呢?这也值得考量。     第五,厦门女店员不幸将价值1000多万元的玉镯摔成两截,金店老板考虑女店员无力赔偿,大度地不要求店员赔偿。而今,报道说费女士是低保户,按照一般情况讲,无力给予10万元以上的赔偿,为什么该店家不学学金店老板宽宏大量,减免赔偿金呢?难道非要把人逼上“绝路”不成?何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该店家给予费女士精神赔偿呢。  相关的主题文章: [钓鱼溺亡索赔百万]_受邀钓鱼溺亡 父母索赔百万-老人被撞拒要赔偿

Read More

[院士坐二等座走红]_“二等座院士”走红别只看到简朴的一面-范冰冰李晨比心

       一张照片让78岁高龄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先林意外成了“网红”。6月12日,在回北京的高铁二等座上,为了做好一场报告,78岁高龄的刘先林院士仍然笔耕不辍。这张照片经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布后迅速引发网友的点赞和致敬。公开资料显示,刘先林是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毕生致力于测绘仪器国产化,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他曾用很少的科研经费,填补多项国内空白,为国家节省资金2亿多元。 这篇微博发布后,有网友跟帖留言:这才是民族之魂,共和国的脊梁。还有眼尖的网友发现了刘先林院士穿的旧皮鞋十分朴素:这又是一个扫地僧式的世外高人。6月13日下午,这张普普通通的照片在短短7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引来了八千多转载、五千多评论、十余万点赞。 刘院士潜心钻研、节俭朴素的形象无疑值得人们尊敬,以至于一夜之间成了“网红”。这也让人不禁想起另一位有着同样形象的院士,即中科院院士李小文。李院士一直坚守节俭朴素的作风,就算做重要报告也穿布鞋出席,网友们亲切地称之为“布鞋院士”“光脚院士”。从刘先林、李小文两位院士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老一辈学者所秉持的学术至上和生活简朴的风范。 放眼古今,学者们大多是节俭朴素的代表者,他们实践着“非淡泊无以明志、无宁静无以致远”的信条,潜心钻研学问,为社会发展进步做出了贡献。但也不难看到,学术领域也存在不端不正之风,如急功近利,剽窃、侵吞他人成果,发表假论文;如将科研经费视为饕餮大餐,铺张浪费,甚至当成个人收入,等等。这与刘先林、李小文两位院士相比,实在相去甚远。 但同时也需看到这样一个现实: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日益充盈的时代,一方面我们确应尊重刘先林、李小文两位院士所秉持的朴素风范;另一方面也不应当以这种“标准画像”去衡量所有学者的学术形象。换言之,我们在评价一个学者的学术素养时,不能片面地把学者与节俭朴素直接挂起钩来,或者说作为一种道德标准,认为学者就一定是远离物欲的“苦行僧”。 显然,网友们点赞刘院士,不仅源于他对生活要求特别低,更源于他对学术要求特别高。低头的是稻穗,抬头的是稗子。做学术如此,做人为官亦然。谁抵得住浮华,耐得住寂寞,能潜心做人做事,且愿意为国家民族建功立业,谁就将拥有发展机遇,谁就会赢得公众支持。相关的主题文章: [环保狗河里捡瓶子]_环保狗河里捡瓶子:每次出门至少要捡回二三十个瓶子 十年来超过2000个-可可西里申遗成功

Read More